总有妖孽想害朕

一条懒得没药救的咸鱼 时不时逻辑死脑残犯病还话唠 常常会回去看以前的文然后各种不满意的稍作修改用 但大致上的剧情是没有变动的 请多多见谅
还有 喜欢我的文的话给我点个赞赞嘛

【酒茨】喵江山

食用注意:酒吞茨木都是猫咪,可能会ooc_(´ཀ`」 ∠)__

风和日丽,暖洋洋的太阳温柔的照耀着大地。
猫咪们惬意的享受着暖和的阳光,或趴或躺的躺了一片。
其中有一只猫咪独自在一旁打理自己的毛发,浑身散发着一股属于王者的高傲气息,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普通猫。
没错,它正是远近闻名大名鼎鼎的酒吞童喵!
「挚哟挚哟!」一道突兀的喵声打破了这份宁静,一只白猫从远处奔来,嘴里叼着一只鸟。
来者正是十分崇拜酒吞的茨木童喵,在被酒吞的霸气折服后成了它最忠实的迷弟。
茨木喵开心的跑到酒吞喵的面前,放下自己今天的第一只猎物,「早餐送到喵!」
酒吞看了它一眼,继续慢条斯理的舔爪子:「我不饿,你自己吃。」
「挚友,这只鸟你必须尝尝。我已经盯了它好几天了,它又肥又胖一身瞟,不知道都吃了多少只大虫子,肉一定嫩嫩的很好吃!所以挚友……」
茨木闪着一双漂亮的竖瞳,热切的看着酒吞,希望对方可以收下自己为他献上的猎物。
「我不饿。」但是酒吞一听见大虫子三字本来就不饿的肚子也饱了。
虽然有些猫咪会抓虫子吃,但酒吞并不在这一行列里。
茨木有些失望,明亮的金色竖瞳有些暗淡,不过片刻后就恢复了往日神采。
「挚友,你是不是知道我还没吃才让给我
吃的?我不饿,真的。」
「让你吃就吃。」酒吞继续高冷舔毛。「吃完去巡视领地。」
「好~」茨木就地一趴,抱住那只肥美的鸟儿嗷呜嗷呜的吃,身后的尾巴因为高兴而轻晃着。
酒吞边舔毛边看着茨木开心的吃相,尾巴也不自觉的轻晃了起来。

因为刷微博时看到这个: https://m.weibo.cn/2891529877/4097884280313879
然后脑洞突然就开起来了(*╹▽╹*)
PS:改文狂魔,什么时候看不顺眼会改一些小细节,不影响观看,然后短小什么的我会经量让他粗长的!
PSS:今天掉了第一个六星命中,敲击开心

【长蜂】距离缩短ING

「赝品。」蜂须贺站在高处,居高临下的俯视下方的男人。从他那快皱成一团的眉毛来看,他的心情十分不愉快。
因为那个人,那个占据他内心的男人。
曾让他崇拜的大哥、让他爱慕的男人,还有现在让他厌恶的赝品。
回想起以往相处的时光,他的谎言就仿佛是在愚弄自己一般,让他愤怒得无法平静,又让他黯然伤神。
为什么要欺骗他呢?明明、明明他……是那么的喜欢他啊。
「蜂须贺啊……」长曾弥仰望着那抹身影,如此的美丽耀眼,触不可及。他笑了,包含着那苦苦的味道。
他紧紧地盯着蜂须贺,不管迎面扑来的阳光多刺眼都不肯移开视线,想把眼前人再次深深的刻入自己的心中。
然而现在的蜂须贺已经不会再亲昵的靠近他了。
好想再靠近他啊——长曾弥心中这样的念头闪烁着,他忍不住往前踏了一步。
「别靠近我,恶心。」蜂须贺脸上摆满了厌恶,往后退了一步便转身走去。
长曾弥的嘴唇翕动了一下,又合上了。气氛尴尬之时,刚才起就在一旁的加州清光和烛台切光忠见状立刻跳出来缓和气氛,然后他们就一起走在回到本丸的路上。
蜂须贺走在队伍的最前方,与长曾弥离得远远的;而长曾弥就用眼角偷偷的注视着蜂须贺。
这时,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。是堀川国広。「喜欢的话,就努力地去追吧,别留下后悔的机会啊。」 语毕笑了笑,然后走向和泉守兼定的身边。
长曾弥转而看向前方那抹挺拔的背影,沉思片刻,然后笑了。
「哈啾。」前方的蜂须贺打了个喷嚏。他感到有些莫名,大太阳下的怎么会打喷嚏呢?
一定是跟赝品在附近的关系。这般想着他瞪向了后方,却看见长曾弥正对着自己笑。
……恶心。
他扭头就走,但心脏却无法抑制地跳得飞快,血液尽是往头上脸上涌去。
长曾弥在后边无奈的看着那道被怒气包裹的漂亮身影,无奈的叹了口气。看来他们还有很漫长的路要走。

第一次写长蜂,好紧张啊,求轻拍
之前那篇不小心删了来重发一次

【命题长蜂】醉酒

主长蜂,略ooc

「主,材料的数量是?」蜂须贺虎彻回头询问站在他身后的审神者。
「呃……你决定好了。」因为选择困难症作祟,他犹豫了许久都没有确定。
一阵闪光之后,站在亮光中的男人让蜂须贺有些怔愣。
「我是长曾祢虎彻……蜂须贺?」看清眼前的人后男人也怔愣了。
「下一发。」蜂须贺转向刀匠。
二十锻后——
「嗷呜——!」一声嚎叫划破本丸的天际,把锻刀房里的刀匠吓得瑟瑟发抖。
「一天里就出了爷爷小狐和虎哥啊……」审神者的表情有些不敢置信,随后欢喜若狂「Believe me i can fly~I see you in the sky……啊呸,I'm singing in the sky~」
他逐一抱过初来咋到的三刀,「今晚我们要开宴!£%#¥(以下屏蔽审神者的喃喃自语)」
蜂须贺对一脸问号的三刀说:「习惯就好。」

「哟呼~干杯!」本丸里的大家聚在一起碰撞酒杯,大家都很开心,兴致高昂的审神者还和次郎太刀一起拼酒。(因为脸黑,本丸并没有日本号)
长谷部担忧的看着他,「主,喝那么急会醉的。」
「没关系,我酒量好。」
「香槟真好喝啊,甜甜的。」乱藤四郎捧着杯子一口一口的啜饮,眼睛亮晶晶的,和其他短刀围在一起喝酒。
体(贤)贴(惠)的烛台切光忠把烤好的食物端给大家,又回去继续烤了。
三个小时后——
「啊~好饱。」三日月宗近拍拍涨起的肚皮。
「国広,我还要喝……嗯?一、二、三、五、四……」和泉守兼定高举酒杯要酒。他看见有个人向他靠近,虽然看不清脸,但他知道那是国広。因为他身上带着他熟悉的、堀川国広的味道。
他眯起眼睛试图定焦眼前的堀川国広,但他实在是喝得太多了,越看越是迷茫。「好多个国広啊……」
「兼桑你醉了,不能再喝了啦。」堀川国広一把架起和泉守兼定,「主人,我先带兼桑回房了。」
「好啊,去睡吧,良宵美景最宜洞房啊~」
喝了那么多酒,审神者都没醉倒,她开始继续做他两小时前做的事情——给蜂须贺灌酒。
「来蜂须贺,今天那么好的日子,你得喝!」说着他给蜂须贺倒了满满一大杯酒。
「主,我、喝不下了……」蜂须贺拿着酒杯,长发散落在双颊两侧,朦胧的双眼带着些无措。
其实之前长曾祢有替蜂须贺挡了一杯酒,可是蜂须贺不想在他面前示弱,于是毫不抗拒审神者送来的下一杯酒。
「唔……」正当长曾弥想着要不再替他挡杯酒时,蜂须贺捂住嘴站了起来。
「长曾弥接住!」不远处的烛台切光忠立刻把手边的盆子朝长曾祢甩去。
长曾祢一把接住盆子盛在蜂须贺面前,一边带他离开餐区。
「主公,蜂须贺不行了,我先带他去休息了。」他拿了块干净的帕子替蜂须贺擦拭,扶着人就走。
「主的酒量真好啊。」目送着远去的二人,长谷部对此有些疑惑。
虽然之前本丸也会为新来的伙伴举办类似的晚会,但之前他都只喝适量的酒,所以他们从来都不知道她如此会喝。
「那是当然,我常常被我爸拉去练酒量,说什么如果在外面被灌醉了危险。」说着又是一杯下肚。
走廊里,蜂须贺在长曾祢的臂弯里挣扎,「赝品离我远点……」
因为蜂须贺的捣乱这段回房的路有些难走,于是长曾祢一把抱起蜂须贺加快脚步。
到房里时蜂须贺已经睡下了,长曾祢把他放平躺下,坐在他旁边稍作休息。
长曾祢侧头看躺在床上的蜂须贺,替他捋好略凌乱的长发,捋着捋着手就停在蜂须贺的头上不动了。
他轻柔的、小心的抚摸着他,像是在对待世上绝无仅有的自己最心爱的珍宝般。
他慢慢的把脸凑近蜂须贺,就在两人间的距离近得只剩下彼此的呼吸时,他停了下来,抓抓头。
「唉……喝多了啊。」良久,房里传出一声清晰的叹气声,然后是衣物摩擦的悉索声。
长曾祢想着要替蜂须贺换身衣服,才刚脱完蜂须贺猛地睁开双眼,紧抓住他的手腕。
「蜂须贺?」长曾祢怔愣了一瞬,在看清蜂须贺眼中的迷茫时才松了口气。
「长曾祢……」蜂须贺眯着眼睛盯着他,意识清明了不少,看了他好久后猛地反推骑在他身上。
「我要让你看看真品的厉害!」蜂须贺一声大吼,吼得长曾祢虎躯一震,然后他开始……扯长曾弥的头发。「混蛋,让你骗我!」
「疼疼疼、蜂须贺好痛!」长曾祢吃痛的抓住蜂须贺的手腕,好不容易让他松手了,却发现蜂须贺在瞪他。
「骗我很好玩吗?」蜂须贺的转而掐住他的脖子,慢慢施力。
长曾祢看着眼前的人,感到窒息。
让他觉得窒息的不是脖子上的压力,而是眼前人眼里弥漫的迷茫与悲伤。
「对不起。」千言万语到了嘴边却只剩一句。他抚上蜂须贺的后颈,把他揽进怀中。
这是个温柔而眷恋的拥抱,也许是醉意上涌,蜂须贺掐着掐着就松了力道,然后在他怀里慢慢静下。
「混蛋……」这声骂句因为主人的醉意轻轻的,听着不像骂人倒像是撒娇。
话说长曾祢刚才也喝了不少,经过这番闹腾后他的醉意开始上涌。
躺倒在床上,鼻息间充斥着怀念的气味,久别重逢的滋味让长曾祢觉得这个夜晚万分美好。
能来到这里实在是太好了。

在手机里躺了N久的文终于发出来惹(´இ皿இ`)会拖那么久是因为很不满意啊,修改无数次后才勉强顺眼了一点,总之祝食用快乐还有谢谢给我点赞的小天使么么哒
PS:我到现在才知道大哥的祢不是弥,我真是罪虐深重orz

[cp]#我的CP创作关键词#
今天为#长蜂#测试的结果是①灵魂互换 ②直到死亡将我们分开 ③醉酒。
截止今天24:00点赞达到10个就写(画)起来ΦωΦ!
——
今天测了测这个(*/ω\*)
好吧就算没有10个赞我还是会写的!(只不过可能会懒癌发作╮( ̄▽ ̄")╭

【序】虎彻家的游戏

「哟西~大家都聚齐了吧?」审神者一脚踩上了那张四方凳子,一点也不优雅。
所有的刀剑们围在一间房里场面甚是壮观,确定全员到齐后,审神者清了清喉咙,打开手上的手提电脑。
「你们天天都那么辛苦,所以我找了个好东西来让你们放松一下。」一段游戏预告开始播放,直至完结他才重新开口,「如你们所见,这是最新推出的超人气游戏。只要在进入游戏前选择副本,戴上可以进入游戏的眼罩就行啦。啊,不过一次最多可以5人进入游戏而已。」
审神者打开桌上的纸箱,取出了游戏机放在桌上。「好啦,谁要先来试试?」
「我!」许多刀剑都跃跃欲试的举手。后来大家决定抽签排队。
「啊,我抽到了!」浦岛笑得开心,捧起龟吉转圈。
「那就你们三人一起啦。」审神者把眼罩递给他们,一切准备就绪后,「祝你们游戏愉快~」
三人眼前一黑,再次睁眼已是处于陌生环境中了。

其实之前就一直在脑补蜂须贺帅气地打丧尸的情景(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是丧尸),昨天灵感来访于是就挖坑了╮(╯▽╰)╭,之后会再慢慢放上来,总之请大家多多支持,小心轻拍_(:з」∠)_
另、标题暂定,之后应该会再换吧?取名废取名无能_(:з」∠)_

【聿因】那天下午

好久以前写的一篇聿因小短文了,因为当时超萌超萌他们的(*´艸`*)阿因小聿都好可爱/////
然后文笔和现在一样都没啥长进,也依然是个取名废_(:з」∠)_
*
「小聿,我买了布丁,快来吃。」虞因把装着布丁的纸袋放在桌上,然后直接瘫在椅子上朝正在看电视的聿说道。
这是虞因排了一个小时的队才买到的超人气布丁。要不是想到上次电视上介绍这布丁时小聿那闪闪发亮的眼神,他才不会去排那么久的队来买布丁。再说了,今天的天气不是普通的热啊。
关掉电视,聿向已经趴在桌上的虞因走去。他看着印在纸袋上的店面,然后又盯着虞因看了几秒钟,这才走去拿勺子。
当聿拿着两只勺子回到虞因旁边落座时,虞因才抬起头来。
把勺子递给虞因,聿拿起了布丁先行开动。
看着自家老弟吃得津津有味的样子,虞因的食欲也被勾了起来。
于是他拿起布丁,舀了一勺吃下。
唔,不愧是超人气布丁,味道真不错,下次要多买几个给大爸他们吃吃看。
这时候聿已经吃完了,正准备拿起下一个时,他看到虞因嘴边挂着的布丁块,突然觉得他家老哥像个小孩。
他伸出手摘下那一小块的布丁,然后放进嘴里吃了。
他看到自家老哥愣了愣然后红了大半张脸,指着他『你你你』你了半天就是你个没完。
看到这一幕,聿忍不住笑了。
然后他看到虞因的脸更加红了。

虎彻家的二三事

1.
长曾弥虎彻打开房门,看见浦岛虎彻穿着小熊睡衣,双手在蜂须贺虎彻腰间探来探去。
浦岛虎彻笑意满面;而衣衫凌乱的蜂须贺虎彻满脸通红,漂亮的紫色长发撒了一地。他紧咬下唇不肯松开,似在压抑着什么。
「……」长曾弥虎彻反手把门关上,心中默念:眼前的一切都是假的!
房里传来蜂须贺紧张的声音;浦岛撒娇的声音;两人推推搡搡的交谈声,随后一片沉默。
长曾弥迟疑地打开房门,看见浦岛将蜂须贺压在地上,动作更加肆无忌惮的游走在他的身上。
「……我眼睛孽障真重。」长曾弥拖着沉重的脚步走了。
原来蜂须贺早就和浦岛在一起了,我没戏了。
当夜,长曾弥虎彻失魂落魄地喝了一夜的酒。
2.
其实这一切都是误会。
刚才两人梳洗完毕后正准备入睡,但浦岛虎彻却失眠了。
于是他们便聊了起来,因为以往两人曾聊着聊着就睡着了。
然后话题不知怎的就来到了痒痒肉这里。于是两人赌了起来,说是要比看谁比较怕痒,最怕痒的人就输了。
浦岛立刻把手伸向蜂须贺腰侧,蜂须贺不甘示弱立刻反击。一旁的龟吉把自己缩回壳里,它总觉得眼睛辣辣的。
5分钟后,长曾弥虎彻进来了,一脸的震惊及不可置信,然后把门关上了。
蜂须贺立即想坐好,但浦岛不肯:「蜂须贺哥哥,这可是男人间的决斗哦?就这样结束了吗?」
然后蜂须贺就被浦岛扑倒在地,继续上下其手。蜂须贺不想笑出声,只好继续咬紧下唇压抑喉间即将鬻出的声音。
然后长曾弥又开门了。他一脸失魂落魄地关上门,走了。
误会就是这样造成的。
3.
长曾弥走后,房内蜂须贺虎彻推了推身上的浦岛虎彻,想起身。
岂料浦岛却将蜂须贺的内衬脱下。
「可是哥哥,我还想继续和你进行更深入的交流呢。」浦岛撩起一缕长发,放在鼻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。
「深入交流?什么样的?」蜂须贺一脸迷茫。
「等会哥哥就知道了。」说着浦岛对着蜂须贺的唇含了下去,硬是缠着蜂须贺的手脚不让他挣扎。
也许这不是一场误会,长曾弥虎彻的闷酒也没
喝错。